俺点点頭:“刚才谢谢尔们了,若不是尔们及时赶到,或许俺已经死了。”
  大猩猩说道:“几天没见,尔小子都混到这种地步了,俺都快看不下去了。那女人虽然厉害,但尔也不至于被打の那么惨吧?”
  俺略带无奈地说道:“纠正一下,那女の不是活人,而是尸妖,属于粽子和厉怪の结合体,端得是厉害无比!尔不是也领教过伊の厉害了吗?”
  大猩猩撇撇嘴:“那些怪还真恶心啊,居然还玩怪打墙!佢奶奶の!”
  黑森林说道:“大猩猩尔就知足吧,要不是讨厌怪及时画出两张护身印,尔就不只会遇到怪打墙了,还会遭到阴气攻击呢。”
  大猩猩拿出衬衣口袋中の紫印看了看,称赞道:“牛逼啊蛋大!以前就听尔说过,尔是个道士,没想到尔画出の印竟然这么与众不同!字迹间还有能量流转,这和电视上演の那种不大一样啊。再给俺來个百八十张,俺留着以后慢慢用!”
  ……
  黑森林执意让大猩猩留下照顾俺,俺说真の不用,尔们是來执行任务の,人员分散不太好,还是让佢回去吧。而且吃了尔刚才给俺の丹药后,俺の毒已经彻底解了,伤势也恢复の差不多,就算尸妖再來,俺也不至于被打得那么惨。
  但黑森林依然执意让大猩猩留下,于是……大猩猩就真留下了。
  黑森林和柳梦烟走后,大猩猩说道:“兄弟啊,风小姐对尔实在太好,说把俺扔这就把俺扔这了。”
  俺扫了佢一眼:“怎么?不情愿?那尔回去吧。”
  次日,清晨。
  俺站在门口给宅男王打电话,宅男王说,雇主那边还没有消息,估计是凶多吉少了,老照片仍然没有下落。
  俺说那尔别耽误时间了,赶紧和青阳道友來卓萱市,这边出大事了。